家庭暴力离我们多远?

Jan 4, 2020

——对中国家庭暴力现状的数据调查


观看短片

“家庭暴力”就在我们身边。

2019年11月25日是第26个“消除对妇女暴力行为国际日”,因模仿蒙娜丽莎走红的美妆博主@宇芽yuyamika,在个人微博上发布了一条自己被前男友@沱沱的风魔教 家暴的视频。随后该条微博登顶当日微博热搜榜首。**“家庭暴力”**一词再次进入公众舆论的视线。

据人民日报本年度发布的统计,中国2.7亿个家庭中,有近**30%**的家庭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问题。

从2009-2019年涉及家庭暴力的裁判文书统计结果来看,案件数量自2009年开始逐年上升,2013年开始快速增长,至2015年达到高峰,随后逐年下滑,增长逐步放缓。

“大隐隐于市”的家庭暴力

家暴,又被称为“家庭癌症”,目前已经成为受到广泛关注的社会问题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第二条,将家庭暴力定义为“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、捆绑、残害、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、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、精神等侵害行为”。

虽然已有法条明确定性,但各地的家暴案件能否进入司法程序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暴受害者的维权意识。各个省份不尽相同的婚姻文化和反家暴地方性法规,也让我国各省份家庭暴力案件数目相差较大。从空间分布看,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多集中于中部和东部发达地区。湖南、上海等地均为多发区。 从数量看,2009-2016,湖南的案件数量均居于首位,随后呈现出下滑趋势。上海自2016年起,数量快速增长,2019年达到历史最高(636件) 2019年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中,主要受害者主要是女性。其中部分受害者在遭遇家庭暴力时隐忍不发,在遭遇杀害后才由家人代为起诉,予以凶手制裁。

央视网援引全国妇联的统计数据,70%的家暴者不仅家暴妻子,还对孩子施暴。充满暴力的原生家庭又给孩子未来的家买下了隐患,代代相传的惯性施暴,再加上传统观念中“能忍则忍,以和为贵”的家庭观念,家庭暴力也许正逐步演变为解不开的死循环。


家庭暴力的产生原因是什么?

宇芽事件中,沱沱的两任前妻也发声表示,她们都曾遭受沱沱的家暴,只是先前一直隐忍。宇芽也是在遭受第五次家暴时才发声揭露沱沱的暴行。

当被问及沱沱长期对其施暴的缘故时

她们的回答如出一辙:“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”

根据我国《反家暴法》第五章第三十三条,“加害人实施家庭暴力,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,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”施暴的行为人根据案情的严重程度,应依法承担包括民事责任、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在内的法律责任。

由于宇芽遭受的暴力未能达到轻伤或以上程度,当地公安机关予以沱沱行政拘留20日并罚款的行政处罚,媒体和网友也对沱沱的暴力行径做出了谴责。

2019年审判文书数据,在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中,离婚纠纷占据主要部分,在案件类型上,民事案件共有3571件占95%,刑事案件比重较小一共97起占3%。

反家暴法,任重而道远

2000年,湖南省出台了全国第一部反对家庭暴力的地方性法规《关于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决议》,在人口基数庞大的湖南,正有更多家庭暴力受害者获得法律的援助,远离伤害。

2016年3月8日,包含6章38条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正式施行,上图中2016年后的判决数据总量明显回降,这也侧面说明,法律的出台,引导约束着现有的社会家庭关系,让普罗大众更加重视家庭暴力问题。

相关法律的完善,让正在遭受家暴的弱势群体有了更多的保障。但回看当下实事:反复家暴的李阳、蒋劲夫,还有不少公众人物以“一个巴掌拍不响”为由为他们声援。根据《上海大学学报》刊登过的“性别、代际与家庭暴力的幸存者:一项基于两代受暴妇女的生命史研究”中的数据,在遭受家暴后,有79.8%的受害人会首先向家人和朋友寻求帮助,这意味着法律的理性之外,社会大众对家暴的定性也很重要。“打是亲骂是爱”、“女人离婚吃亏”等传统思想对受害者绑架,也是目前急需克服的问题,走出家暴问题上社会观念的误区,并非易事。

相关舆论事件的爆出,让“家庭暴力”高调重回公众视野,舆论对此的密切关注,是我国反家暴过程中的重要一环。在法律体系逐步健全的背景下,反家暴理念的革新也应紧随其后,为了少一些悲剧发生,立法者、司法者、普法者、守法者,都还在路上。


2020.01.04

  • Author:

    WardZhou,WW,SHN,WJQ,Mentor Dr.King

  • Copyright:

   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NoDerivatives 4.0 International(CC BY-NC-ND 4.0)

  • Updated:

    April 7, 2020